home page banner

打牌人

2015-03-03 09:19:17

一局斗地主,三个人,一个是我父亲,一个是我三堂哥,一个是我四叔。

我父亲年纪很大,今年已经是五十六岁了,没什么文化,封建味十足,说话时常控制不住脾气而大喊大叫。我三堂哥年方三十左右,具有所有那个年龄应该拥有的东西,坚忍,为人略豪爽,对待我父亲不像其他人那般,我知道很少有人能够理解我父亲。我四叔是个小学教师,深谙交际之道,似乎总有很多言之有理的经验之谈,是一个对我很好的叔叔。

我不喜好打牌,因我觉得有很多更有意义的事情值得我去做,我也不喜欢抽烟,因我觉得它既不健康,也不能给我带来什么快感。但我却就这样站在这三个人旁边,看他们斗地主足有两个小时之久,同时还得忍受他们的云雾缭绕。也许是因为我不放心我父亲,也许不是。

我没有在学习打牌的技巧,也不享受他们的云雾。我只是坐在这,观察这三个人,这三个打牌人。

我父亲几乎到了嗜赌如命的境地,当然这是有原因的,因为这是他唯一玩耍的手段,是寻找乐趣最合适的方式,就像我们很多年轻人玩游戏上瘾一样,赌已然是我父亲的一种生活方式,倘若你也不识字,不看书,不玩游戏,唯一知道的就是牌怎么玩,麻将怎么打,想必很多人也会如我父亲一般,只因你识字,你会玩的东西才没像我父亲这样,仅此而已。天天抱着iPad打游戏的人不会比天天在牌桌上斗地主的人更高尚,所以我理解我父亲。

我四叔喜欢打牌,与我爸相差不多,只不过他是一个有知识的打牌人,是一个精明的打牌人,就像他在交际上展现的才能一样。打牌,于他而言是门艺术,所谓兵不厌诈,而他就是那种无所不用其极的打牌人。凡观其气势,他就是那种看起来似乎每局都胜券在握的主角,出牌看似出其不意,却又暗藏杀机。虽无关键牌,却让人惊觉其似乎有,虽似随口一句叫牌,却又让人迷惑其中,不得真相。

我三堂哥从成长角度来说,大概比我早了六年左右,如果说三年一代沟的话,那我与其就差不多有两个代沟了,我从来未曾受过父母管束,也就未曾沾染那些上一辈才独有的一些气质,我不得有,我三堂哥却仍留有一部分。比如说,我不能接受那种到处塞烟的行为,也不能接受那种给予与搪塞的俗套礼仪,很多很多上辈的传统我似乎都嗤之以鼻,我三堂哥却似乎都会。我不懂他打牌是因为真有这个嗜好,还是因为被迫陪着两位长辈,我真心不懂。

这便是三个打牌人。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