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

Severity: Notice

Message: Only variable references should be returned by reference

Filename: core/Common.php

Line Number: 257

江海城 - 谈过去那半年
home page banner

谈过去那半年

2015-01-16 12:57:22
       生活总是瞬息万变,前一刻还在百公里外的杭州,此时便已蜷居在六朝古都的南京,谈不上有多伤感,也说不上有多不舍,只是时空有那么点紊乱,有那么点不寻常而已,若是偏要扯点什么情愫,那还真是只能打个趣对自己来上句——我失业了。

       失业并不可怕,失心才最令人恐慌,幸而我是个俗人,没有多愁善感这个毛病,谈不上失心,反倒是回来后更清晰了自己的前途。若诸位看客有兴趣,那不妨听我来絮叨下这半年来那点事。

       你若要问我阿里怎么样?我会说:还不错。我也没去其他公司实过习,不能说上个三言两语来厚此薄彼,所以只能评价说,阿里还可以。对于我这样一个初出茅芦的无知无畏青年来说,评价一个公司,指标无非就这么三个,人际关系,工作潜力,福利待遇。

       人际关系指的是我能否开心的工作,是否有那么多钩心斗角。无须多言,作为程序员,都得惺惺相惜,大家都苦,何苦各自为难呢?换言之,有此基调,相处自然不是难事,然,矛盾不可避免,意见相左仍是家常便饭,就像在学校里做项目一样,开发人员常会就设计决策另有高见而针锋相对,更何况,还有万能的测试,高艳的视觉,冷酷的PD,霸气的运营等角色,他们也常会就项目本身与开发人员出现数量不等,程度不一的矛盾。幸而,矛盾常有,红脸不常有,唯有一次,我与测试闹腾得厉害,原因是我认为交互未明确,故而做出来的效果在交互上可能不是那么尽如人意,而测试坚持要我把交互改成他想像中那样,于是我火了,我直言你们测试在其他验证条件都很模糊的情况下,当确保功能正确就可以了,又者,你能保证你所想的交互就合要求吗?仅此一次的不愉快的经历,倒也还能接受,谈不上谁对谁错,反正就那么发生了,合作还是要继续进行下去,事情慢慢地也就过去了,虽然我仍然记得。

       另外我收获颇丰的一个原因是我认识了TC(花名不便直白),他有着相当的阅历,相当的领悟。他本科读的并不是计算机专业,而是教育学相关, 难以想象的是,他在考研时,自学了离散数学等教材,最后在研究生阶段转行计算机领域。这就是我喜欢听别人故事的原因,未曾经历,所以不懂,然有人攀爬过,或许也是一种感悟。后来毕业后进入支付宝,在那边做Garuda实时计算平台,然世事难料,此项目最终因发展不利,被其他项目取代,而他也因不喜主管的咄咄逼人,一怒之下跳槽至百度,在那边做起了数据库相关工作,就他叙述,他认为在百度,工作还是很自由的,他在一个小组内研究MySQL源代码,调试,修改,维护,主要功能就是通过分析binlog,然后发送消息(activeMQ)至从(slave)数据库,进而实现主从同步。然最终这个项目因为MySQL更新速度较快,升级成本高(因为改动了源代码),也不得而终。最后,因为他妻子仍在阿里,所以,他又回到了阿里巴巴,继续从事数据库相关工作,后因为工作太过劳累,又转岗至现在我这个小组来修养生息了。据我与其聊天,他说他正在办加拿大移民,也许两年后就要去加拿大生活了,那但愿TC能够顺利,能够继续攀登下一高峰。

       工作潜力指的是个人价值上升空间。诚然,阿里不是一家纯以技术见长的公司,但绝对是一家技术齐备的公司,在公司发展这十多年里,遇到的问题不可数计。规模的快速扩张,业务的迅猛迭代,数据的长期积累,这些表面要素再加上阿里云团队的逐渐回暖,对于个人发展空间的拓展应该来说是不成问题的。我向来不喜欢说些这样的大话,但到底还是说了,若遇上写者无心,观者有意,而对我喷之以口水者,那也只能作数了。

       直到现在,我仍然很遗憾,12月底kick off的一个项目因我要离职而未能参与,若是投入其中,那恐现在也无需为毕业设计应该玩点啥而焦头烂额了。 但幸而,因最后那几天,我得以聆听他们的技术方案,倒也学习到不少东西,若是没有这些积累,恐怕我现在研读<Hadoop, The Definitive Guide>也是有心无力吧。最后那几天,同事向我推荐了一篇文章,里面讲述了另外一位同事如何成为hbase项目中committer的故事。不如把话说直白一些,开源社区是锻炼能力,强化交流的一个极佳方式。很多向我一样的人,本科毕完业就进入了工作,将来无颜扯学历,那总要有点东西要扯,那就扯开源地位吧。那也就是我回来后深感自己应该练就一门绝活的原因,没有绝活,怎么进入开源社区呢。

       福利待遇指得是生活质量,此等信息随处可见,不加赘述,不如说点其他的事情来的有意义。

       在杭州生活这半年,未得有机会,或因我懒惰,没有仔细阅读一下杭州之景,对西湖的印象还是一年前。许多以前没去过的地方到最后也还是没去过,我的生活很简单,ZK是干了两个月就回来准备出国事宜,YY则是因个人生活的变化也饶有兴致,只有我,过着起床时间与工作时间呈正相关的日子,再也不得在公司食堂喝上一碗粥,来上两根油条,每日早上只能买上一个小蛋糕,再加一盒牛奶充饥,生活就这样,加班,吃饭,一晃半年。

       也是回来之后,回首,才发现,原来工作无非是个谋生的手段,不喜爱也不讨厌,不热忱也不懈怠,它无法替代其他东西。我相信很多人也曾向我一样迷茫过,我要怎么幸福。那么奋力地工作会幸福吗?拿着过万的工资会幸福吗?受万人羡慕会幸福吗?不会,或者不会有想像中那么幸福。当我看着木兰钟爱孔立夫,但却对嫁给曾家的荪亚没有丝毫反抗时,我开始质疑林语堂对他女儿说的话"做女当如木兰也”,也因我还能质疑还能思考,我觉得幸福,虽小却可喜。当我近几个月来,一篇不落地把《读者》全看了下来,那些短小精悍的小文,那些他人的故事,也因我还能为别人感动,我觉得幸福,虽少却真挚。当我发现我已经连着一个月每天坚持背诵20个单词时,从没落下,却也从没多背,也因我还能坚持做一件事情,我觉得幸福,虽易却知足。当我准备好好研究一下Hadoop生态圈,并抛弃其他一切杂念时,我开始感到自己在进步,也因我不再像以前一样,处处留心,却处处不精,我感到幸福,虽艰辛却非不可及。

       我想,这就是成长吧。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
Free Web Host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