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page banner

说说前端组件化

2015-07-25 14:38:26

昨天看了Ant Design这个项目, 突然心生很多感触, 加上我这最近一个月来做的一点事情, 觉得很有必要记录下我的些许见解。

什么是前端组件化呢。简单来说, 组件化的意义体现在可重用性上, 当我们写下一个表单时, 我们会觉得事情还好, 因为还没有产生重复性的代码, 但是当我们要不停地用html写下一个个的form时, 作为程序员估计就得疯了。

离校

2015-07-12 11:51:11

今天大概是呆在学校的最后一天, 一切并不波澜, 真正的离别已经过去许久, 此刻也并不矫情, 说走就走, 就像是完成任务一般.

事实上也差不多就是完成任务, 收拾东西, 该寄的寄, 该搬的搬, 该扔的也必须得扔, 不像姚远与宗岩琦那般爽快, 当天回来当天就走, 我还是给自己留了足够充裕的时间.

再见北京

2015-04-08 17:05:22

我现在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海淀校区的新主楼(New Main Building, 戏称你妈逼楼)坐着, 洲康去参加某个研究生会了, 这就正好给我一点安静的时间来思考下在北京的这几天。

今晚就要坐上T65返程南京, 而今天作为最后一天, 只是匆匆去了一下明十三陵, 更准确地说是只去了朱棣的长陵和朱翊钧的定陵, 本应该还可以再去朱载垕的昭陵, 不过由于洲康赶时间回来开会, 另外也因该皇帝并不太有名气, 便放弃了这个地点。

初来北京

2015-04-04 20:31:03

其实我本来也没打算这么早来北京的,仅仅是因为提前买到了特价机票。

第一次坐飞机,又从网上得知办理登机手续需在飞机起飞前四十五分钟,并且机场离学校又远得很,考虑到时间可能会来不及,我便把闹钟定到了早上五点,只为坐上一号线第一班五点四十的地铁,结果我还是太年轻了,近六点才坐上地铁…

说说科目二考试

2015-04-01 12:26:14

昨天考完了科目二,有惊有险。考过了,却也惊出一身冷汗。

我是在26号才得知自己要在31号进行科目二考试,那时正好是我女朋友挂完最后一次水,之前两天我一直陪着她去医院,也就没时间去练车。想到那时的我电子四项才只学了直角弯和S弯道,不免心中一时激起千层浪,担心自然是不用提了。

打牌人

2015-03-03 09:19:17

一局斗地主,三个人,一个是我父亲,一个是我三堂哥,一个是我四叔。

我父亲年纪很大,今年已经是五十六岁了,没什么文化,封建味十足,说话时常控制不住脾气而大喊大叫。我三堂哥年方三十左右,具有所有那个年龄应该拥有的东西,坚忍,为人略豪爽,对待我父亲不像其他人那般,我知道很少有人能够理解我父亲。我四叔是个小学教师,深谙交际之道,似乎总有很多言之有理的经验之谈,是一个对我很好的叔叔。

关于改版

2015-02-14 11:30:24

杨娟告诉我说我有个坏毛病,就是老喜欢在QQ空间发东西,图片也好,文章也好,总之显得有些做作,虽然她并没有直截了当地批评我,但看的出来,她不开心,或者至少她不喜欢我这么做。不过,恐怕不可避免的是,我现在真的是有点喜欢文字带来的触感了,我需要有这样一个地方来记录那些点点滴滴,读书带来的一些反思也罢,日常唤起的喜忧也罢,总之需要有个媒介,这样才能让我安静下来,也只有安静下来才能感知到自己的存在,这想必也是很多人喜好写点小文字的原因。

也就因此,我想起来这个博客,自2013年末开始搭建以来,一直没有让自己满意过,风格不简,审美不佳等都是提醒我不要在这里写什么东西的借口,但现在仿佛是想通了,我明明白白地知道自己想要些什么东西了,我并不需要花里花哨的界面,也不需要纷繁复杂的功能,我只需要一个博客的记录以及浏览之地,因此想起来以前的留言,状态等实属鸡肋,因此将其去除,只保留最简单最原始的文章浏览功能。

初读卡佛

2015-02-06 14:08:02

我是从昨日才开始读卡佛的作品的,但第一次知道卡佛却是在今年第二期《读者》的一篇文章中——卡佛先生,你的电话号码是多少。我不是个文学评论家,我也不懂那些评论家给卡佛冠上的那些字眼是什么意思,我只知道他是个老练的讲述者。

我昨天所读的是《柴禾》,讲述的是迈尔斯作为房客与房东相处那几天发生的事情,简单来说,迈尔斯是一个酒鬼,为了妻子将酒戒掉之后,妻子却离之而去,带走了他的几乎所有财产,无奈之下,他搭上车去了乡下,在那边租了间房子,平静的几天之后,迈尔斯向房东索尔提出可以帮助他们锯木头,于是在当天晚上索尔教其怎么锯之后的第二天,迈尔斯干了一整天,从早干到晚,虽辛苦,但迈尔斯似乎有所得,并在那晚,迈尔斯决定搬离。

谈过去那半年

2015-01-16 12:57:22

生活总是瞬息万变,前一刻还在百公里外的杭州,此时便已蜷居在六朝古都的南京,谈不上有多伤感,也说不上有多不舍,只是时空有那么点紊乱,有那么点不寻常而已,若是偏要扯点什么情愫,那还真是只能打个趣对自己来上句——我失业了。

失业并不可怕,失心才最令人恐慌,幸而我是个俗人,没有多愁善感这个毛病,谈不上失心,反倒是回来后更清晰了自己的前途。若诸位看客有兴趣,那不妨听我来絮叨下这半年来那点事。

加载中